波音737MAX我国哪些航空公司,95后护理员相亲不敢提工作 养老服务行业需求大

麦丁网 2019-08-29 02:21 阅读83次

  “很多人对这个行业有成见、误解,认为我们就是端屎端尿的,我特别不喜欢这样。”对话中李林多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及,因为社会大众对养老护理职业认同度不高,她在生活中没少遭遇有色眼光,更让她委屈和无奈的是母亲在托人介绍对象时不敢透露她的工作

  初次在老年公寓见到李林时,她刚风尘仆仆地从医院赶回来。当天下午,她所负责楼层的一位老人身体突发不适而需送院就医,作为主管要全程陪同,采访也因此推迟了。她告诉记者,公寓里的老人平均年龄83岁,寻常的感冒发烧让工作人员都得谨慎对待,陪老人就医对她而言是再日常不过的工作了。

  看到李林娴熟地通知家属、安排老人住院后续事宜,记者打趣道,“你看着不像95后”。她则笑笑说,“我工作快4年了,公寓里有一半的护理人员都是90后,比我年纪小的不少。”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养老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多90后、95后正逐渐加入养老服务行业,也为这个原本颇具“夕阳色彩”的行业注入更多活力。但值得注意的是,年轻群体的加入仅是一方面。当下,我国养老护理人才仍面临巨大的缺口。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早前公布的《中国大学生养老服务行业就业意愿调查分析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即便按照一般口径的1:3完全失能人口照护比来看,我国养老护理人才的缺口规模已达到500万人之巨,其余各类相关的专业化服务人才也同样缺乏。而受薪资待遇、社会认同感不高、盈利周期长等问题的影响,目前养老服务行业正面临着前景好、蛋糕大,但却吸人难、留人难的尴尬处境。

80%的同学都转行了

  社会认同感低是许多养老护理从业人员所面临的困扰。谈起自己的职业时,李林颇为自豪,但同时也流露出对固有成见的反感,“我们的工作并不可怕,也不是端屎端尿”。

  这样的不认同并不只来自于陌生人,有时亲人和朋友也会提出类似的质疑。

  “即便是很好的朋友,也有认为我的工作就是伺候人又脏又累,劝我赶紧转行的。”而最让她无奈的是,相亲时家人不敢提自己的职业。2019年春节回家,母亲给她安排了相亲介绍对象,谈起工作时,母亲只含糊地说女儿是做养老的,具体的工作岗位只字未讲。

  李林认为,正是因为这样观念上的误解与不认同,许多从业者在工作几年后仍跨不过心理障碍而选择离开。她毕业于北方一职业技术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2016年毕业时全专业共110人,如今还留在养老行业的不到20人。“很多同学都是因为观念问题改行去做幼师、酒店销售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是因为薪酬问题而离开。”谈及待遇问题,李林表示自己2017年升为失智照护主管后,公司给了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工资

  让李林稍感欣慰的是父亲至少是支持她的,“在报学校选专业时我爸就支持我,看好这是个朝阳行业”。

  不过,“认同感”这样的问题,也只是李林在闲暇之余才会想起并苦恼的,更多的时候,压力来自于工作中的困难。

绷紧神经防风险

  固有观点对于养老护理人员工作的认知,仍停留在照顾老人起居、饮食、排便等生活的日常。但事实上,护理员的工作远不止这些、意义也大于此。

  据李林介绍,其所负责的楼层有一半的老人是可以自理的,护理人员只需安排好其日常饮食起居以及在长辈需要协助时给予关注。而另一半则是失智老人(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和失能长辈(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对于这些长辈,除了要负责他们日常饮食起居生活外,还有更多风险要防范。

  “比如长期卧床的老人,最怕的就是他们噎食和压疮(由于局部组织长期受压,发生持续缺血、缺氧、营养不良而致组织溃烂坏死)。所以我们在喂老人吃饭时会很小心,喂什么、怎么喂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防止压疮,就得视情况每两小时左右给老人翻身,这对护理员体力、精力都是挑战。”

上一篇:平潭海峡大桥和公铁两用大桥,西部智慧文旅产业联盟成立 赋能重庆旅游
下一篇:区乡村振兴组织振兴,​女嘉宾上相亲节目, 称有范冰冰王祖贤的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