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不出来吗,杨浦区爱康癌症康复中心的病友们守望相助 大家

麦丁网 2019-08-19 09:20 阅读102次

  

京东不出来吗,杨浦区爱康癌症康复中心的病友们守望相助 大家

  “我常念叨8月怎么过得这么慢?等到9月,天凉快些,我们这个大家庭就又可以一起开会,一起出去郊游了。”今年71岁,患乳腺癌的刘招娣说。

  这个让刘招娣念念不忘的“大家庭”是杨浦区爱康癌症康复中心,里面有互帮互助的癌症病友。他们在康复中心参加各类活动,健康讲座、唱歌、朗诵诗词、舞蹈……有时候,他们还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康复中心给他们带来希望与快乐。近年来,在新力基金会等公益组织的支持下,爱康癌症康复中心拿到多笔“公益创投”项目奖金,使这份公益事业越做越好。

  生活慢慢变成黯淡的灰色

  1996年夏天,施歌被确诊得了乳腺癌。看着才3岁的女儿,她心如刀绞。“你爸爸这么年轻,我走了以后,他肯定要给你找后妈的。你一定要早早有自理能力,照顾好自己。”深夜里,施歌抱着女儿呜咽着说。得知自己时日不多,她便尽量培养女儿独立,如自己睡觉、洗澡、买早饭。看着哭闹撒娇的女儿,施歌心中满是酸涩。

  施歌婚前在浦东临港地区务农,文化程度不高,但在“谈癌色变”的年代,她仍明白自己得的是绝症,每到夜里便一人偷偷哭泣。20岁刚出头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却每天感受死神在逼近,无助又绝望。

  2014年9月,刘招娣看完杨浦区妇联福利检查报告,眼前一黑,瘫倒在地。她得了乳腺癌。对已经71岁的刘招娣来说,进手术室做肿瘤切除这样的大手术无异于“上战场”。手术后,她总感觉身上空落落地,产生了自卑感。原先在家中帮忙料理家务的钟点工主动请辞,回了老家。“她就是嫌弃我,所以找借口走了。”刘招娣跟儿子说。

  后来,刘招娣常一人呆呆地看着已逝去20多年的老伴的遗像,一看就是半天,越来越讨厌出门。三个儿子忙于工作,只能节假日来看望她。他们对于母亲藏在内心深处的痛苦隐隐能感觉到,但却不知从何安慰。无人交流的刘招娣更加封闭自己,眼中的生活慢慢变成黯淡的灰色,一度想过自杀。

  黄美芳的癌症也是2014年妇科普查出来的。对于仅靠退休工资过活的老两口来说,这是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家里没人生过这个病。为什么会轮到我?”黄美芳躺在病床上,不知是自责还是抱怨命运不公,不停地对家人说着这两句话。从医院回家后,黄美芳便得了抑郁症,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年。

  黄美芳家的房子不大,位于杨浦区长海路街道。老两口和儿子、儿媳妇挤在一起。患病前,她包办了家务,但后来却每天茶饭不思,精神不振。平日里沉默寡言,只是每日站在家门口望着外边。

  把剩下的日子过得有意义

  日子总是要往前过的。

  施歌靠着自己在写作上的天分,在上海市癌症俱乐部找到一份工作。在这里,她看到了另一片天空。1998年,癌症俱乐部第八期康复开班。班中一位病友刚得癌症没几个月,就转移扩散了。施歌想到自己也刚得癌症,说不定也会很快转移,不禁感到悲伤,跟着她一起落下泪来。

  “你们哭什么?我都得了胰腺癌,这可是癌症之王,但不也活了5年嘛。对抗癌症,我们得先开朗乐观起来。”俱乐部的一位抗癌明星告诉她们,自己曾收到过18次病危通知,但依然挺了过来。

  借着在癌症俱乐部工作的机会,施歌又见到很多从容乐观的癌症患者。一位肠癌晚期的患者说,既然不幸得了癌症,就更要珍惜剩下的时间。“曾经我也想不通,辛苦了大半辈子,晚年为何会这样?但后来我想通了,既然命运这样安排,我就要把剩下的日子过得有意义。”

  后来,这位患者活了足足11年后去世。这给了施歌莫大的鼓舞。她要将这份爱传递下去,鼓励更多癌症患者乐观面对病魔,重树生活的信心。于是,她在杨浦区的帮助下成立了爱康癌症康复中心。

  在家郁郁寡欢的刘招娣受到爱康癌症康复中心的病友结对邀请。接到电话时,刘招娣的第一反应是遇到骗子了。“你们是不是骗人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谁会这么好心无偿开解你?”即便当地妇联出面邀请,刘招娣依旧不为所动,一个人窝在家里,谁也不理睬。

  施歌知道后,亲自上门做工作。“我一进来就告诉她,我患癌症23年,但做了20年的公益。”刘招娣听了眼前一亮。长期以来,她为无人理解自己的痛苦感到苦闷;又留恋世间美好,想要看着孙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

上一篇:长征是红军战士,青山着意化为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谈习近平主席访问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比什凯
下一篇:美国不提供给华为,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地球小姐公益基金海口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