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认同:上海合作组织扩员后的“黏合剂”

麦丁网 2022-11-14 16:52 阅读126次

  2022年9月15—16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家元首理事会第22次会议在乌兹别克斯坦古城撒马尔罕举行。此次峰会在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与复杂性日益加剧的时刻举行,对上合组织的长期发展具有举旗定向的重要作用。上合组织在峰会上实现了新一轮扩员,将伊朗吸收为正式成员国,给上合组织带来新的机遇与挑战。因此,当前上合组织实现内部整合、强化组织建设至关重要。

  区域组织的发展动力

  当前,世界政治极化趋势日益加剧,上合组织被欧美国家视为潜在的重要威胁,面临着日益严峻的外部压力与内部考验,亟须提升组织的认同度与竞争力。大体而言,区域组织的认同层次由低到高可分为功能性认同、制度认同与集体认同。其中,制度认同指的是成员国对组织本身的认同,体现了组织核心、持久、独特、不可分割的根本性特征,界定了组织的构成原则、基本使命、主要功能、决策模式与发展方向。鉴于成员国异质性突出与发展阶段不同的考虑,上合组织目前难以构建起类似欧盟的集体认同模式,应致力于完善接近东盟方式的制度认同。事实上,对包括欧盟在内的任何区域组织而言,制度认同都是组织发展的关键动力,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发挥作用。

  明确组织定位,凝聚共识,实现可持续发展。清晰有力的制度认同能够明确组织的核心使命与发展方向,整合成员国的利益诉求,提升组织对环境变迁的适应性,强化竞争力。以东盟为例,自成立以来,东盟就以促进东南亚的和平与发展为宗旨,以“东盟方式”协调内部关系,应对外部挑战,获得了东南亚地区安全与经济合作的主导地位,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

  巩固成员国的政治合法性,提升对组织的忠诚感。区域组织制度认同的政治维度,尤其是对组织政治属性与成员国政治标准的界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强化成员国的政治形象与合法性。与此同时,政治属性的融合有助于巩固成员国对组织的忠诚。

  提升组织在地区与国际社会中的信誉度与认可度。制度认同是区域组织稳定发展的重要标志,能够体现组织的核心特征,规范组织行为方式,彰显组织的独特性,有助于稳定其他国际行为体对该组织及其成员国行为的预期,减少误判,降低合作的交易成本,从而提升组织的国际地位。

  制度认同是区域组织发展的重要动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组织效能与发展前景。一旦制度认同不足,区域组织就无法实现对内整合、对外一致,甚至会面临涣散、停滞乃至解体的危险。当前,上合组织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如果制度认同不足,很可能激化扩员带来的负面影响,陷入相当被动乃至“空心化”的危险。

  制度认同的上合模式

  自2001年成立以来,上合组织持续推进组织建设,形成了以中南亚为地理依托、以“上海精神”为价值规范、以地区问题和区域合作为基本议题、以协商一致为决策机制的制度认同。在全球治理与国际合作日趋衰退的当下,上合模式的感召力愈发突出,持续扩员便是最好的印证。上合制度认同的成效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第一,政治认同构建成效显著,奠定了组织发展的基石。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基础的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的最大公约数,也是制度认同的根本所在。第二,经济认同构建成就斐然,激活了组织发展的新活力。经过多年经营,上合框架内的区域经济合作取得了长足发展,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日益健全,区域经济合作水平逐渐提升,创造了成员国经济总量和对外贸易额年均增长约12%、人员往来成倍递增的上合速度和上合效益。第三,社会认同构建成效突出,巩固了成员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近年来,上合组织加强人文合作与民间交流,强化民生类区域公共产品供给,得到了成员国国内社会的高度认可。上合制度认同的特性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是异质性基础上的包容性。上合成员国多元异质,不同物质实力、文化背景、政治体制和宗教信仰在此聚合,突出的异质性导致了成员国不同的利益取向和政策诉求。为实现成员国的利益对接,上合组织倡导利益共享的价值理念,公平合理地分享发展成果。上合组织两次扩员都秉持包容开放的态度,无意将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作为挑选成员国的标准。上合组织所秉持的互利共赢和成果共享的新型区域合作模式、非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原则、非排他性的制度安排,为上合模式注入了包容性内涵。

上一篇:上合组织国家企业借进博会积极共享中国开放机
下一篇:上海合作组织副秘书长:互联网上不该点燃信息战